巨头相互宝,老牌平台e互助领航互助行业

2020-07-30 11:10:33

2020年是网络互助行业发展的第六年,2014年具备网络互助雏形的平台开始出现,经历了2016年的“群雄逐鹿”,百花齐放到“寡头垄断”,2018年巨头入局,三足分立的格局也初见端倪。其中头部平台相互宝、水滴互助后起之秀,雄心壮志,老牌互助平台e互助趋于稳定,稳健前行,流量巨头美团、灯火互助趁势入围,谋求发展。网络互助行业成为了众多企业追捧的对象,目前形成的行业形势也颇为壮观,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国网络互助参保人数达2亿人,覆盖率全国人口达14.3%

这对于我国中低收入群体而言是利好消息,长期以来,中国低收入人群的保障需求一直得不到满足,而网络互助把原来传统的金融保险机构无法顾及的人群纳入保障范围,实现“普”与“惠”。网络互助凭借其较低的进入门槛,且覆盖人群更广,能更好的实现对下沉城市和低收入人群的大病保障,缓解贫富不均问题。尤其是对于家庭收入低,没有购买商保的人群来说,网络互助所花费的成本低,且流程简单,易于操作和理解。能够以较低成本换取保障,弥补不发达地区健康保障的空缺。且网络互助的公益性质,使得网络互助具有自传播性,在用户群体间建立起良好的口碑,从这一点而言,网络互助的发展,将有力地推进我国保障体系的完善,成为居民医保和商业保险的补充力量。

头部平台相互宝、水滴互助等后起之秀,雄心壮志

2018年,相互保C位出道,截至2020年,相互宝参与人数超过 1 个亿,这意味着全国每 14 个人,就有 1 人加入。初期,0元计入,低分摊的推广模式赢得了无数人的信赖,但是反噬也很快,2020年上半年,相互宝进入水逆期,质疑声不断,用户理赔难、退出难、分摊金额高,都成为相互宝被人诟病的地方,也令相互宝饱受消费者质疑,2020年7月份相互宝第一期的分摊金额达到3.96元。

水滴互助筹划多年,形成“医疗服务+大病筹款+网络互助+保险”的生态闭环,不但获得5 亿元 B 轮融资,更获得腾讯领投,一时风头无两,会员数量更是实现了“一个小目标”,但2019年末的水滴筹因“扫楼”问题登上风口浪尖给水滴互助埋上了一层阴霾,而2020年1月19日,水滴互助发布了条款优化公告,将定额制改为报销制,再次引起不少争议。

高处不胜寒,网络互助头部平台深陷质疑,也给网络互助行业敲响了警钟。

老牌互助e互助趋于稳定,打造差异化定位

相互宝的问世使网络互助进入繁荣期,网络互助开创者e互助面对流量巨头的入驻,更像是看淡风云的老者,宠辱不惊,默默守好自己的初心,借助自身的品牌优势,不断发挥长处,在互助路上走得越发平稳。

据笔者了解到,尽管e互助会员规模与头部平台、流量巨头们无法相比,但是在受助人数上,却是稳扎稳打,筹集金额也稳步,用户的均摊金额一直保持稳定。e互助基于“老牌互助,给你更多”的理念创立,打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为多地域、广时段的人们共同提供互助服务,现已运营整整6年,是运营时间最长的可持续共享式互助平台。秉着解决中国八亿中低收入家庭大灾重病保障问题的目标,力图编织一个覆盖所有中低收入家庭抵御大灾大病的保护网。根据网络调查数据,截至2020年5月,网络互助平台受助人数超过7万,人均可获得互助金13万。近六成受访网络互助用户家庭月收入不足1万元,47.8%的受访用户来自三四线及以下城市。近一年,e互助所有癌症会员人均互助金是22万,中青年是29万。

  流量巨头美团、百度趁势入围,谋求发展

2019年,是网络互助的华山论剑之年,美团点评的美团互助、百度的灯火互助、苏宁的宁互宝、360金融的360互助相继问世。作为第一梯队的互联网巨头,美团市值已经突破万亿。借助庞大的用户市场,美团上线的美团互助,成立一年,已有3400多万人加入。2020年,美团互助全新升级,发布了首个“不限病种”的大病互助计划。这一举措显然十分圈粉,但是美团互助似乎有些急于冒进,将近3400万的美团用户纷纷收到银行或各支付平台发来的0.01元的扣费信息,这一举措引发了地震般的声讨,让美团互助口碑直下。美团互助成立 10 个月才救助了 1 个人,更是引来了“群嘲”。

而百度推出的“灯火互助”显然已经是“慢半拍”,但是采用0元加入、事后分摊的方式,互助范围包含恶性肿瘤和99种重症疾病,无论是在保障内容还是形式上都毫无新意,2020年上半年,用户数量增长缓慢,显然已落后第一梯队。

3月5日,中央印发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改革发展目标提出:到2030年,全面建成以基本医疗保险为主体,医疗救助为托底,补充医疗保险、商业健康保险、慈善捐赠、医疗互助共同发展的医疗保障制度体系。

从目前群雄逐鹿,巨头涌入的形势来看,网络互助行业似乎迎来了一个绝好的发展时机,但看不见的风险就是最大的风险,网络互助领域曾经多达100家公司,甚至有30多家获得融资,但是目前实际运营的网络互助平台在15家左右,运营良好的更是凤毛麟角。因此,网络互助行业要健康发展,还需要做好监管。

网络互助行业发展参差不齐,加强监管势在必行

由于网络互助的形态与传统保险的定义不符,因此针对网络互助市场的监管目前仍处于空白。一些网络互助平台推出的网络互助计划,已然变味,水滴互助变相卖保险,互助计划成为了引流的方式。2019年水滴筹更是公然到医院地推,引发公众舆论,这些网络巨头的任性行为,不断地挑战着网络互助行业的底线,引发了社会大众对网络互助平台的信任危机。2020年开年,相互宝随意更改互助条例,而这些更改都没有经过全体会员的表决,过于随意的更改,也引发了人们对于网络互助平台的信任危机。网络互助平台衍生的一系列不信任,本质上也是因为这个新兴行业缺乏规整的机制。对于笔者认为:网络互助作为上亿人参与的市场,不能任由平台任性妄为,而是应该形成统一的规范,进行监管,保护消费者的利益。

网络互助最初是以公益为初心,是为了保障更多中下层收入人士,如果不加以规范,在资本的挟持下,必然无法更好的保障消费者的利益,因此,需要建立相应的互助平台制度来保证会员数据真实性、互助资金安全性、平台数据安全性。形成“国家标准保底线、行业标准设门槛、团标企标促发展”的格局,通过标准的制定让互助行业行稳致远。

关闭